校服定做网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服务宗旨

长远共识、求新求精、力求产品的美、质、意完美结合——创造一个与您共谋发展的事业平台; 合理利润、共享成果、做平常家庭的衣裳——尝试一种策略联盟和共享成果的双赢思想;

 

活动资讯

  • 广州校服PK 红白木棉VS青蛙装 蓝精灵
  • 金羊网讯 记者宋昀潇 实习生 李嘉慧 刘帅 张婉清 伍咏言报道:开学季来临,关于校服话题又掀起了热议,尤其是广州中学新一届的“红白木棉花装”,更是风靡各大家长群和朋友圈引不少人吐槽。金羊网记者兵分多路,探探广州市内各学校校服,总结出三大派,快来看看你的母校属于哪一派。


    校服更似老头装全身雪白愁煞人


    今年不少学校均更换了新校服,像广州中学便更换了“红白装”,统一白色上衣,右胸前有个大约两个拳头大小的“木棉花”。在下装方面,男款短裤为白裤子,女款则为红裤子,而长裤则统一为白色。


    不少人士纷纷吐槽“想起以前在各种景点都能看到的小红帽老年旅游团”、“这不就是老年人才穿的渔夫装”等等。还有潮人笑称衣袖边的三条杠像极了“盗版阿迪”。除了美观被吐槽外,实用性也广受诟病,男生的上下装均是纯白极不耐脏。简女士的儿子便就读于广州中学,她说:“从实用角度,还是喜欢绿色多一点,白色裤子太容易脏了,男孩子踢足球什么的,在草地上打个滚就黑了。”17届毕业的小张学姐告诉记者:“原先白色上衣绿色校服,已经觉得白色衣服不好清洁,尤其是夏天出汗时,不及时洗干净会留下黄色色块和黑点汗渍。这次还要再加上白色裤子,更是‘雪上加霜’。”


    “蓝精灵”“小青蛙”不要怀疑这是校服


    广州市第四中学校服的配色、款式可谓简单明了,只有蓝白两种配色、以及运动服款式。乍看无甚稀奇,但只要一披上蓝色的外套,配起蓝色的运动长裤,同学们便齐齐变身“活泼又聪明”、“调皮又伶俐”的蓝精灵。


    看完蓝精灵我们再来看小青蛙,嫩绿色的裤子搭上白色或黄色的上衣,奇妙的颜色碰撞,竟给人一种“青蛙”的错觉,这就是番禺区新款小学校服。记者了解到,自1997年起,番禺区教育局便对中小学校服实施统一样式,进行统一采购,统一价格,统一管理,2017年全区集体更换成“小青蛙”校服。


    说到青蛙装怎能少得了执信中学,开学日记者在执信中学门口便收到不少学生吐槽,“全身都是绿色,好丑的。就不能搭配点其他颜色?”“这个设计感真的很不强,一身绿。”


    剪裁肥大身形全无像是套了塑料袋


    只要是广州市第一一三中学的学生,便必定知晓“全校人气最高热门单品”——鲜绿鲜绿大棉袄。面对寒冷冬季,只要你披上大棉袄便能抵御冰冷寒风,但同时你也失去了凹凸有致的身形。不少学生家长都看不过去,“觉得有些缺乏活力和特色,更缺乏一些时尚感。”


    广州市第三中学则采用“红白蓝”配色,这一配色是广州不少学校的“心水色”。16届的小婉学姐便深情回忆:“想起初一入学时,第一次看到三中校服时,感觉自己把一个红白蓝塑料袋穿在了身上,内心真的是崩溃的!”然而看到了礼服裙,小婉只觉说大话太早,黑色直筒裙把原本纤瘦的小婉小腿修饰得像棵萝卜,又短又粗。


    最可惜的是,三中校服撞衫越秀区小学生区服,简直像是“孪生兄弟”,三中学生自嘲,自己曾穿着三中校服毫不费力地混入小学生群体,装嫩毫无压力。


    校服这么丑到底谁的锅?


    中国校服之丑,广受诟病。前段时间非洲校服照片刷爆微博,不少援非国人直言:“肯尼亚的校服都比我国顺眼。”事实上,非洲校服大部分设计生产厂商多集中在我国江浙、福建一带。


    同样的设计生产厂商,为何非洲是针织衫、连衣裙,到广州就是运动服、大棉袄?


    广州大学纺织服装学院副教授吴郑宏长期关注中小学校服,作为高科技人才委纺织服装副主任及行业协会专家,担任过多届校服设计比赛评委,在她看来,校服漂亮与否的关键在于学生家长的意愿。


    “校服设计比赛已经举办过很多次,优胜方案设计都很好,无论在款式还是面料上都是一流,然而大部分公立学校的学生还是穿着宽大运动服,只有在私立贵族学校才能看到漂亮校服。”吴郑宏告诉记者,漂亮的校服面料考究,剪裁合身,学生发育极快可能每年就要更换一套,便涉及经济问题,“宽大运动服可以穿三年,小西装连衣裙可能只能穿一年,家长希望校服能穿时间越长越好,越便宜越好,如今校服多集中在50元左右一套,如若是西装连衣裙动辄上百元一套。”


    即使学生疯狂吐槽校服之丑,但只要是学生家长掏钱,学校和厂商更多会考虑家长意愿。


    穿得像明星,会不会早恋


    不少家长即使资金宽裕,也更倾向于让孩子穿进宽松运动服,原因很简单——防止早恋。吴郑宏便听不少家长抱怨,“很多家长说孩子穿那么漂亮像拍校园偶像剧,会不会容易早恋影响学习?”


    早在2015年,广州市就曾举办过第二届中小学校服设计大赛,当时吸引了近18万张选票,吴郑宏便曾代表服饰协会参与,然而她向记者坦言,优胜方案极难传入学校变成学生校服,不过比赛优胜方案不一定能真正转化为学校采用的学生校服,“最终学校是否采用,必须经过专门而严格的招投标与审批流程,评审包括学校领导、行业专家和家长委员会成员,中标的方案往往还是更多家长容易接受的运动服。”


    “美学教育其中一个作用是潜移默化的,不止是对学生,也是对家长,对全社会,为什么我们的校服会丑,是因为我们把性价比、成绩等等相对功利的因素放得很前,而美排在可有可无的最后面,甚至忽略不计。”吴郑宏所言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年年都喊校服丑,岁岁还见丑校服。


 
 

金彩服饰校服园服定做中心 版权所有 黑龙江服装定做 哈尔滨服装定做 黑龙江校服定做 黑龙江校服定制 哈尔滨校服定做 黑龙江校服厂 黑龙江校服厂家 哈尔滨校服厂 哈尔滨校服厂家

黑龙江书包 哈尔滨书包 黑龙江书包定做 哈尔滨书包定做 黑龙江中小学、幼儿园书包定做联系电话:400-0871-018 地址:黑龙江 双城